竹青

国庆节快乐
祖国生日快乐

可能发得有点晚,画得也不好,但是想表达一下爱国情怀。







记得上一次稍微认真地画中国地图的时候,是会考前,有个人和我说,我没有画南海的诸岛,很抱歉,但是这次我记得了,不过你应该看不到。

原创小说,中秋快乐

中秋

男人左手摩挲着手机屏幕,拇指抚过上面的裂纹。它已许久没亮过了。
他第一次庆幸,母亲是不用手机的。
踌躇了一会,他把手机放回有些皱巴的口袋,右手攥住信,走到街边红色的邮筒旁――他的母亲是这样臆想的,但他踏进了邮局。
红色的邮筒,在南方的城里,他没有见到过。
即使在他的家乡,这也确乎少见了,不过总还是有的。
母亲期盼着,儿子的信已被投进村上的邮筒里。她在儿子出去谋生的这一年里,每个月都会收到的儿子的信,一张薄薄的信纸,还有一张银行汇款单。
她提前三天就把中秋要给儿子的包裹寄了出去,里面有一封信,多是叮嘱儿子要添衣,中秋记得吃月饼。她不舍得让儿子花钱给她买那个什么“手机”,价钱让她咋舌,尽管村上用手机的人很多,但她还是觉得寄信好。

她还记得儿子小时候说的话,“好好的蛋黄外面为什么要套个月饼?”儿子当时那样问她,她噗嗤就笑了,小孩无非喜欢吃蛋黄而已,平时吃得尽管不是特别少,但也不很多,起初外面的那层都是自己吃去的,再后来儿子竟也能吃下去了,没再让她操心。她倒又心疼起儿子来。
这里离南方的城里老远了,她得预先就投出去,这样儿子才能在中秋节前收到。

修不好了,换台新的吧,男人耳边又响起修手机的上周说的话,叹了口气,没有再碰口袋里的手机。天逐渐黑下来。街上出现了许多小孩,晃着手里不断变化着颜色的灯笼。
在街边走着,他想,或许应该买个月饼,双黄白莲蓉的。
他捣了捣口袋,除了手机和钥匙,只摸到两张纸,掏出来看,一张二十元,一张十元。没有再多了,他想,不如今天快活一些,然后剩下几天硬撑过去。
为了不让母亲担心,他仍然寄去了两千。
他咒骂着这里的小平房又涨了一倍的房租。这个月只剩三十块了。要撑过五天。他不知怎么过活好。兴许在街上待久一点还能省些下个月电费。
忍受着打称的女人鄙夷的目光和收银员的一丝惊讶,他走出商店,手里抓着一个袋子。里面有一个月饼,他的晚饭。
他抬头看了看天,晴的。月亮被云挡去了一小半,但看起来很圆,白得柔和,他便决定去那个公园,和狗一起待着,过这个中秋,至少不那么闷。

正要过马路时,他看见那只狗,它在对面冲他叫,但没有像往常那样奔过来。他便跑过去,然后听见急促的“滴”声。等他回过神来,他已经从车旁跳开了,心跳不止。但他感觉两只手空空的。
开车的人破口骂了几句,便疾驰而去,给他留下了几句话音,和一个被车碾爆了的月饼。他有些愣住,最终还是弯下腰捡起来。
“狗,吃吧,吃吧。”他坐在公园的草坪的有些隐蔽的角落里,靠着一棵树,抚着正在吃食的狗的脊背。
身后的草地上倒是有许多人,都是一家人出来的。只有小孩在玩灯笼。大人手里确实也有个发亮的东西,但多半是手机。身在福中不知福啊,男人想着,也去摸手机,但仔细想来,用不了,也没有可以说话的人,便想站起来看看月亮,突然听到狗吠了一声,回头看见,跑过来一个偷偷摸摸的小男孩,手里拿着东西。小男孩本小声地叫唤:“狗,过来,给你吃月饼。”环顾四周,他便奔向狗,这才看到树后的男人。他慌张地丢下手里的东西,跑了回去。
狗甚至没有去闻它,只顾吃着眼前男人给的东西。男人看到,是大半个月饼,它没有掉在草地上,上面还有残缺的双黄两个字,他用手指拨了拨,里面没有蛋黄,想必也是被男孩吃去了。这倒很像他小时候,一吃月饼就要自己跑出去玩,把蛋黄吃了,月饼喂给村那头的狗,但狗不吃,只是闻了闻就走开了。母亲看到他空手回来,很高兴他吃了整个月饼,“这样才团团圆圆嘛。”母亲说。
男人犹豫了一下,终于吃了起来,他把剩下的月饼狼吞虎咽地吃完了,然后有些哽咽。
不好吃,他想,但这“蛋黄外面套的个月饼”使他免于过度饥饿。
这是男人记事以来第一个没有蛋黄可吃的中秋节。

男人的手机一直没有修好,不然他便能收到邮递公司的短信而去取包裹的。里面有母亲寄来的一封信和一盒双黄白莲蓉月饼,她在信里叮嘱他要好好吃完。